花祀

老咸鱼

「mafutin」无题

♡ooc

♡迷

我又梦到他了。

他坐在我的对面,红眸深处隐隐有笑意浮现。他看着我,神情温柔得能让人溺毙。店里的暖气很足,伴着烤肉的香气,有种令人安心的力量,我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我垂下眼睑,看着手边的碳酸饮料中的气泡浮上水面又破裂,看着杯壁上结出的薄薄的水雾,漫不经心地用筷子拨弄盘子里的烤肉,偶尔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吃饱了就走吧,不是还有一小段歌没有录完吗。”他率先开口,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沉默。

我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点头表示同意。

他的手很温暖,隔开了冰凉凉的空气,牵着我往外走。走出店门,我终于按耐不住问他:“mafu,我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他没有回答我,只是牵着我的手一点点放松了。我又道:“前天我们就已经分手了,对吗?”

他依旧沉默着,等到我以为我不会得到他的回复了的时候,他轻声说:“在这里等我一下。”

我于是站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一点点远去,又突然觉得有点可笑——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莫名的烦躁蹿进心里,我摇摇头,没有再等,独自走向了家的方向。

我家离烤肉店并不远,快要走到的时候听见旁边的路人在小声地议论,我对他们议论的内容本来不甚在意,只是在听见“车祸”,“白发”这样的关键词的时候心里猛的一紧,突兀地回头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抱歉,请问是在哪里发生的车祸?”

“不……不远,就在前面。”路人被我吓了一跳,伸手指向我刚经过的那个路口。

我来不及道谢,边祈祷边跑,不太远的距离在此时变得格外难熬。

等到我看清地上躺着的人的时候,我的膝盖一软,跪在了他的身边:“mafu……mafu!”我握住他的手,趴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血沾染了他的白发,融化了一小块浅浅的积雪,这两种颜色的对比如此鲜明,更加触目惊心。

就在我脑海里一片空白的时候,我感受到他的手在回握我的手,等到我回过神来,那一丝握力已经不在了。

我终究是失去他了。

……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就趴在他的墓碑上,随意地抹了一把脸,却带下一片水光。

“mafu,”我靠着冰凉的石碑喃喃:“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在地上,他在地下,阴阳两隔,再不能相见。

『mafutin』世界征服脑洞??

#OOC注意w

#只是个脑洞

#渣


01
“akatin君啊,是个没用的人吧?”被提问的女生笑着回答她的闺密:“简直就像是废物那样的存在。”

恰巧路过的akatin无法察觉地轻颤了一下,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对那名女生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02
“akatin,老师知道你很努力,但是这样的成绩实在是不太好看,所以你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调整好状态,再回来上课好吗?”老师轻叩桌面,将那张惨不忍睹的试卷推到akatin面前。

“……”akatin微笑着深吸了一口气:“好,谢谢老师。”

走进班门的那一瞬间,同班同学对他的讽刺声戛然而止,他的“好朋友”甚至走上前来安慰他:“别担心,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语气中包含的浓浓的关怀与上一刻的尖锐嘲讽截然不同。

“谢谢。”akatin停下收拾东西的动作,再次露出了微笑。

走出门没几步,教室里又是一阵毫无掩饰的讽刺。

“我都说了,akatin他就是个傻子!”他的“好朋友”高叫着,附和他的是一阵阵的笑声。

03
akatin低着头看着鞋尖,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到家门口,一双稍微有点脏的运动鞋停在了他的面前,他抬头向上看。

“哟,mafu君。”他故作轻松地向面前的少年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

“过得好吗?”mafu直视着akatin的眼睛,似乎能够看进他的心里。

akatin稍稍挪开视线,熟练地露出了完美的微笑:“当然,我可是akatin……”

“不要笑了。”mafu轻轻捂住akatin的嘴:“太难看了。”

看着akatin低垂的眼睫,他又低声补了一句:“不想笑的话就不要笑了。”

akatin猛地鼻子一酸,大颗的眼泪就这样不听使唤地滚落下来,热热的温度似乎能将mafu的手烫伤。

mafu有点不知所措地放下捂住akatin的手,叹息一声为他拭去泪水,轻轻捧起眼前少年的脸,看着他微红的眼睛道:“有什么事就跟我说,不要自己憋在心里,好吗?”

akatin抽噎着没有回答。

mafu低下头,把吻印在akatin的唇上,不深入,却意外地令人安心:“不管怎么样,你只需要记住,我会一直陪着你。”

“akatin,”mafu把akatin抱进怀里。

“我爱你。”


大概是在听mft的  How to世界征服  的mix的时候萌发的脑洞?一如既往的渣23333感谢阅读ww

『mafutin』翻花绳??

*OOC

*求各位产粮qwqqq

窗外是知了不休的鸣叫声,窗户将热浪隔绝在外,室内被冷气充斥,空调的嗡嗡声和讲台上老师讲课的声音仿佛融为了一体,使人昏昏欲睡。

“呐mafu君,”akatin突然扭过头看向mafu,却发现对方已经就着做笔记的姿势睡着了,他撇撇嘴,再一次轻声叫着对方的名字:“mafu君!”

mafu猛地睁开眼睛,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里,于是转头轻声埋怨道:“tin桑你吓死我了……”

akatin做了个鬼脸,从抽屉里摸出一根红绳挂在指尖:“我们来翻花绳吧?”

mafu翻了个白眼:“你就为了这种事情叫醒我?”

“陪我玩儿嘛……”

“不。”

“我们可以玩双人翻花绳啊!”

“……”

“来嘛……”(实力凑字数)

“……”大概是实在忍受不了akatin的烦人劲儿,mafu最终还是答应了:“好吧,不过只玩一次哦。”

“mafu君塞高!”akatin欢呼一声,抓过mafu的右手,细心地往他的手上缠绕红绳,当他将红绳缠上自己的左手时,老师忍不住点了他的名。

“akatin君,老师知道你跟mafu君的关系很好,但是请你们在下课的时候再联络感情。”

这大概已经不是“关系好”的范畴了吧,老师?

没有粮。
有粮。
粮。

完全无法自给自足orz这产的什么玩意儿啊难吃 呸

「mafutin」手工糖果与告白

※OOC有ww

※想!吃!糖!

※吧啦啦能量!变粗长!!

※所以客户端是不能艾特人咯??!@yuuuko幽子 (我不管  装作认真在艾特的样子(。

Ready?

Start!


“mafu君,我头疼。”akatin烦躁地轻捶着头抱怨,一头红发被蹂躏的凌乱。

mafu适时地阻止了akatin的自虐行为,并伸手探向他的额头,然后叹了口气:“有点发烧啊……tin桑又不好好盖被子。”同时从包里取出一件大衣给akatin穿上,然后拉着他的手快步走出商场:“总之先回家吧?家里有药。”

“唔。”akatin郁闷地甩了甩长了一小截的袖子,加快了步伐。


催促着akatin躺到了床上,看着他老老实实地盖好了棉被,mafu才松了一口气,开始翻找发烧药。


“mafu君。”

“嗯?”

“这个是治胃涨气的,请好好看看说明。”

“啊啊抱歉抱歉!拿错了,是这个才对……”mafu手忙脚乱地跑回客厅,顺便倒了一杯水回到akatin身边:“喏。”

“咕。”咽下药的akatin皱起眉,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药盒:“以后都不要买这个了,好苦。”

mafu似乎想起了什么,献宝似的从包里(多啦A梦吗你……)掏出一小罐精致的手工糖,打开盖子递到akatin面前,于是akatin挑了一颗白色的含进嘴里:“原来mafu是牛奶味的。”

mafu愣了一下,也挑了颗红色,却意外地发现上面写了字:“tin桑你看,这上面写了什么啊?”

“I love you啊。”akatin想也没想就照着念了出来。

“噗,”mafu笑着把糖吃掉,然后走到床头在akatin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Me too.”

“晚安,草莓味的tin桑。”


「哇我觉得自己今天男友力超高的对吧tin桑ww!」

「才没有啊拿错药的撒币。」

「QvQ」


好久没码了qwq

码的时候感觉自己超级粗长……然后回头一看F*ck这么短小是我?!!

不是凑字数(揍

各位晚安ww

今天。。吃面。。正嗨


然后基友说有苍蝇在我身上。。


她帮我赶走之后看到衣服上黑黑的。。


擦不掉。。


我就是想知道这tm到底是不是翔!!


qwqqqqqqq


「mafutin」与鬼同居的日子

※OOC有w


※一如既往的渣渣渣


Ready?


Start!!


02


mafu裹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怔怔地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


“你是谁?”他壮着胆子问。


半晌都没有动静,mafu松了口气。


“也许只是接触不良吧?”他这样安慰自己,却看见一支笔凌空浮了起来。


在mafu惊恐的注视下,那枝笔缓缓地在纸上移动了起来。


“aka……tin,akatin桑?”mafu念出了纸上的名字。


“akatin桑,你能让我看见你吗?”发现对方并没有恶意的mafu逐渐镇定起来,他突然有些好奇这只鬼的长相了。


「……可以的。」


写完这句话,笔又轻轻落回到桌上,紧接着,红色的光斑就这样凭空飘了出来,很快地将mafu围起。


等到光斑散去,mafu才睁开眼睛。他环视了一周,却仍然没有看到akatin的身影。


“……akatin桑?”他小声地叫着鬼的名字。


然后一声幽幽的“我在。”就传入了mafu的耳朵,等他再次看向正前方时,一道鬼影赫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呜啊——”mafu吓得惊叫出声:“吓死人啦你会闪现吗你!”


“对不起……”akatin的声音里充满了歉意。


mafu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等到心跳稍微平静下来后,他打量起了akatin的长相。


面前的鬼长得意外的人畜无害。


祖母绿的眼睛亮晶晶的,透过红发小心翼翼地望着自己,五官很精致,一点也不像鬼故事里描述的那样吓人,身上则随意地套着一件白衬衫,两条白净的腿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mafu忍不住想伸手揉揉akatin的头,却发现自己的手在触及akatim的那一刻边便穿透了他半透明的身子。


mafu一下子僵住了,讪讪地收回手。


akatin对着mafu歉意地笑了一下:“抱歉哦mafu君,现在的我还不能够凝聚成型。”


“没关系的,”mafu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诶……akatin桑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哦哦,这个啊……”akatin自说自话地坐在了mafu旁边:“mafu君写作业的时候我有在旁边看哦,字很好看呢。”


mafu觉得自己好像知道自己写作业时迷之视线的来历了。


原来是你啊!!!mafu在内心咆哮,表面却笑得温柔。


“啊咧mafu君还不睡吗?这个点你平时都已经睡着了吧……”akatin抬起手看了看表。


mafu看着akatin光洁的手腕,面部表情有些僵硬。


我说你……哪里有表啊?!


“哈……”akatin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擦掉眼角溢出的泪水,熟练又自然地在mafu身边躺下:“快点睡吧,mafu君晚安……”


“……”


到底……谁才是这个家的主人啊……



很快,akatin的呼吸均匀起来,mafu也轻轻地躺了下来,给akatin掖了掖被角,小声地说


“晚安。”








<感谢食用w>


「mafutin」与鬼同居的日子

※OOC有


※文力0


Ready?


Start!




01



mafu总觉得最近家里不太对劲。


明明记得自己有好好地把杯子放在餐桌上,再去找的时候却发现杯子莫名其妙地移动到了茶几上;明明记得自己因为太累而在沙发上睡着,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上搭了一层薄薄的被子;明明记得自己在临睡前保存了写了一半的歌词,再次打开文档时,歌词已经被完善了。


在发现自己乱七八糟堆在桌上的资料又一次被收拾好后,mafu终于受不了了。于是他打开浏览器想要寻找如何解决这个令人崩溃的问题。


翻遍了所有网页,却仍然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mafu无奈,只好发贴提问。


楼主:家里的东西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发生一点变动,比如位置或者多少,就连乱堆的东西都被细心收拾好了,这是怎么回事?


2L:沙发!楼主你梦游吧2333333


3L:有点吓人诶……


4L:有没有可能是楼主家里闹鬼呢?不过意外地有点萌(x


5L:噫!楼上不要吓到楼主了,不过如果是这样的鬼的话在一起也没有关系吧ww人妻鬼GJ!


6L:歪楼了吧233333楼主不如试试看吧?试一试就知道家里有没有鬼了。


7L:同意楼上!


mafu绝望地关掉电脑,仰起头盯着洁白的天花板发呆。


“试就试吧!”mafu咬牙,下定了决心。









繁忙的一天很快过去,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mafu疲倦地揉揉眉心,拖着疲倦的身子走进卧室。


躺好之后才发现自己忘了关灯,又累又困的mafu痛苦的捂住了脸,准备爬起来的时候想起了白天说的“试鬼行动”,于是他顺口就说了一句:“我要睡了,麻烦帮我关下灯,谢谢。”


两三秒之后,灯“啪”的一下熄灭了。


“……”


“开灯开灯开灯开灯!”反应过来的mafu惊出了一身冷汗,瞬间睡意全无。他迅速地从床上坐起来,在黑暗中惊叫道。


于是灯就又“啪”的一声亮了起来。


<百日没有更新啊啊啊啊啊我!的!锅!!!好懒啊啊啊啊啊啊啊!!!!>


「mafutin」消失

※OOC有

※文笔不好

※文风奇怪

※HE


start!


「这里是……哪里?」mafu独自一人站在白雾中,徒劳地睁大眼睛,企图透过白雾看清自己的所在地。


「高中教室?」mafu疑惑地嘀咕着,他还记得当时的座位:前面是天月,天月的同桌是伊东歌词太郎,伊东歌词太郎的左边是soraru,soraru的同桌是S!N,他和akatin是班上的两大黄段子手,上课也总是传纸条,然后两人一起在老师恶狠狠的眼神中笑得不能自理。


「好怀念啊……」mafu笑着看了看周围「太好了,月子,歌词桑,S!N桑,soraru桑,tin桑,大家都在。」


这么想着,他看向了旁边「tin桑一定在睡觉吧?毕竟是英语课呢。」发现旁边空无一人,mafu愣了一下「大概是逃课了吧?下课就能见到了。」


旁边的人不在,mafu连发呆的心思都没有,看向外面的天空,白云缓缓飘过,眼前却突然浮现出akatin明媚的笑颜。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mafu坐在座位上等待着akatin回来。


眼看着第四节课即将开始,akatin还是没有回来,mafu有些不安,于是戳戳前面天月的背「月子。」他小声地叫着。


「干嘛?」天月稍微往后靠了一点,做笔记的动作没有停下。


「我是想问你tin桑去哪里了?」


天月愣了一下「tin桑……是谁?」


「别开玩笑啦,快点告诉我。」mafu笑着拍了天月一下,不以为意道。


「我没开玩笑啊……」天月满脸疑惑地看着mafu「你是不是生病了?」


「诶月子你居然不告诉我!真是太过分了!算了我去问S!N桑。」


说着,mafu从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纸「S!N桑,你知道tin桑去哪了吗?」平日里公公整整的字迹,此时却有些凌乱。


mafu看见S!N打开纸条,看了一眼皱起眉头,与旁边听着课的soraru交谈了两句,便提起笔开始了回复。


很快,纸条传回了mafu这边,他急切地将纸条打开,上面的内容却令他失望透顶「一个二个都这样,既然都不告诉我,那我就自己去问老师!」


下课铃一响,mafu就冲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对不起打扰了!」狠狠地喘了几口气,他接着说「老师,我想问你,akatin去哪里了?」


「akatin?哪个班的?」老师思索了一会儿,对着mafu摇摇头「mafu君,我不知道akatin是谁啊。」


「怎么可能!」mafu惊叫出来「akatin是我们班的啊!他是我的同桌啊老师你再好好想想!」


「mafu君你没事吧?你旁边的座位一直都是空的啊。」


面对班主任的质疑,mafu几乎崩溃「不、不可能,tin桑、tin桑是存在的啊!」mafu激动地拍了一把桌子,连抱歉都没有说,就径直冲出了办公室。


冲动地跑到空旷的操场,却对akatin的去向毫无头绪。


「tin桑,你在哪……」mafu呆立在原地,突然向天台奔去。


「那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你一定是在那里等着我!」明明是个体育不及格的病弱,这时却意外的坚定。总算到达了位于教学楼顶楼的天台,mafu推开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还……还是……呼……没有吗……」天台的风拂过mafu的脸颊,微长的白发遮住了他的眼睛。尽管如此,从他的语调中也能听出悲伤「tin桑,该回来了,我很担心啊……」


「对了,还没有看过那棵树!」似乎找到了新希望,mafu直奔那棵大树而去。他还记得那是高中时他和akatin的秘密基地,谁也不知道顺着树洞爬下去会有一个小房间。


mafu顺着记忆走到树洞前,小心翼翼地爬入树洞。


「还是没有……」mafu失望透了,他甚至要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

记错了,或许……世界上跟本就没有akatin这个人呢?


沮丧的mafu突然瞥见一张照片,他拿起了那张照片,仔细端详。这是akatin与他的合照,似乎在这里放了很久,照片的边沿有些泛黄。


mafu摩挲着那张照片上akatin青涩的面孔,眼泪突然就流下来了,顺着脸颊滴在那张老照片上「我就说啊,tin桑是真存在的,为什么大家都不记得了?」


他低下头,轻声道「tin桑,不是说要一直陪着我吗?快点回来吧。」


在曾经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小树屋里静静地坐了一会儿,mafu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把照片收入背包,然后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小树屋。


……

「mafu君?mafu君?醒醒,mafu君!」


「tin……桑?」mafu眨眨眼睛,抬起右手遮住刺眼的灯光。


「mafu君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等到mafu好不容易适应了外界光线,映入眼帘的便是akatin略显焦急的表情。


「tin桑!」mafu突然抱住了akatin「太好了,你还在!」


「笨蛋,说什么呢。」akatin笑着抱住了mafu「我们不是约好了吗?我要陪你一辈子啊!」


「睡吧,明天还要mix呢。」akatin关掉床头灯,握住mafu的手,闭上了眼睛。


「晚安。」


啊啊困成狗晚安qwq


海报是和媳妇白子一起撸的,卡是美术作业23333美术课用来干这个了ww手抖贴歪不怪我吧orz

顺便媳妇  @白子。(手机艾特无力qwq媳妇是个触qwq


「mafutin」欢(dou)乐(bi)向五题

※OOC有


※文笔不好


※接受请食用w


1.“为了节约用水,我们一起洗澡吧!”


“终于到家了!”akatin冲进客厅倒在沙发上:“好累啊完全不想起来……”


mafu放下行李,拍拍akatin:“起来啊tin桑,衣服那么脏快点去洗澡!”


“啰嗦……mafu君是妈妈吗……”akatin不情愿地挪向浴室。


听着浴室传出哗哗的水声,mafu突然站起来,然后走了进去:“tin桑!为了节约用水我们一起洗澡吧!”


“不要以这么正直的理由闯进浴室啊!喂出去!!给我把手放开!!不要乱摸啊混蛋!!!”


然后在浴室里干了个爽(x


2.“tin桑喂我吃饭w”


热腾腾的蛋包饭散发出诱人的香气,akatin没出息地咽了口唾沫,准备吃的时候却被扯住了手。


“tin桑喂我吃饭嘛w”


“……”


“喂嘛喂嘛qwq”


“…………”


“tin桑~qwq”


看着眼前撒娇卖萌求喂饭的mafu,akatin无奈地站起来走进厨房,在mafu期待的眼神中带着锅铲走了出来。


“tin桑你想干什么……”


“喂你吃饭啊w张嘴吧mafu君!”


“……”mafu默默地端起了盘子:“tin桑你应该也饿了吧快吃吧qwq”


没错就是锅铲哈哈哈哈哈


3.“在为昨天晚上高兴吗w”


临睡前被mafu硬拉起来说只来一发却不知道来了多少发的akatin黑着脸扶着腰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某罪魁祸首,愤怒地扬起手想要给他一巴掌,却由于某罪魁祸首的厚颜无耻变成了奇怪的击掌play:“tin桑是在为昨天晚上高兴吗w”


4.“还我胖次!”


洗完澡却发现忘记拿衣服,akatin只好裹着毛巾,祈祷着不被mafu看到,偷偷溜出浴室。

穿上宽松的宅T,翻出了短裤,却怎么样也找不到胖次。


“奇怪……我的胖次呢?”


“tin桑在找这个吗?”


akatin回头,看到门口的mafu左手拎着几条胖次,右手甩着一条,头上还戴了一条,一脸总裁笑。


终于忍无可忍:“mafu君是变态吗?!快点把胖次还给我!”


mafu一把抱住走向自己的akatin,之后干了个爽。


5.“tin桑这样叼着棒棒糖超色气的!”


“好辣好辣!mafu君有没有冰水啊救命!”


“冰水没有。不过吃棒棒糖可以解辣哦tin桑要试试吗?”说着,mafu变戏法般从口袋里掏出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拆开之后送到akatin面前,后者则毫不犹豫地一口含住。


“为什么是草莓味的啊……我比较喜欢橙子味。”akatin叼着棒棒糖,浓郁的草莓味在口腔扩散:“不过好像挺有用的。”


“我就说嘛。”mafu伸出手拽住棒棒,并开始来回拖拽:“说起来tin桑,你这样含着棒棒糖超色气的!”


“变态吗你!”明明是很有气势的一句话却因为要防止棒棒糖掉出来而咬紧的牙关变得含糊不清,配上一副羞恼的表情就像是在撒娇。mafu扯出吃得差不多的棒棒糖,吻了上去。


“草莓味的tin桑w”温柔地擦掉akatin唇上多余的唾液,mafu回味般地说出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很甜,多谢款待w”


“闭、闭嘴!”


感谢食用w